<<  今晚吃的是茶餐厅 | 主页 | 9 yue er shi yi hao de shi er  >>
- []   2007-09-16
Tag:

周六,故宫
久违的故宫。对我来说,此次与04年有根本不同——这次我不是揣着一个人的心来的,在我身边有盔。事实上,也是盔主动提出想来的;难得啊,逛故宫可累人,盔平时可是个懒鸭子呢,莫非秋天来了,凉爽宜人逼走了懒劲?

然而无论珍宝馆的皇冠,还是东六宫的青铜,转眼间,这些物品在此一躺又过了3年,一毫米都没有挪动。广袤的大殿高高的空间,弥漫出暗的陈旧的味道,这味道无处不在,攀爬出过去式的黑色痕迹,锈在昔日金碧辉煌的龙椅上,锈在墙上裱的字画上,锈在门框雕的龙上,甚至锈在后宫房间里的看守员身上,使他们也与这座宫殿一息相通了。他们是胸前挂牌儿的中年人,虽然偶尔会隔着护栏相互唠唠家常,但绝大多数时间都耸在王妃的深闺中,翻着无聊的白眼,守着靠窗的一个小木桌,无须搭理任何人,只是没有目的地守在那里作活告示,防止游人踏入。沉默地、无聊地,也无奈地,冷眼地在那里,一如这座宫殿。

紫禁城已经变成人民的天下,曾经无比庄严的午门广场,成了比赶集还热闹的经济活动中心。穿过这群旅游者、生意人、乞讨者组成的队伍,越过金水河,回头就是天安门城楼。毛老头还在那里,看上去,脸色好象不是很健康哦。是啊,任你把谁的脸挂在他遗体对面,都不会有什么好脸色吧。

MBA
今天与肯肯同去听MBA的讲座。忘了是哪个机构免费赠送给火神的培训机会,肯肯帮我要了一个席位让我也来听听,看亿动能是不是也需要。结果看来只有上次的课程比较有用,这次的课太教条,听上去有道理,但结合到公司情况的差别,都难以用上;而且就算公司大,有资源给你施展,也多数是学术的条目——要做HR、做管理,了解什么叫“工作动力匹配”有什么用呢?还是得靠执行,而执行的核心思想是很难学到的。这方面我保留借鉴的兴趣,但尽信书不如无书,我更看重自己的实战经验和反思、自学的悟性。

当然,MBA还是有些用的,只是碰巧今天的课比较无用罢了。人还是得保持学习的常态,不能太自满。学学人家的管理技巧,没有什么不好。

计划
人如果太安逸,就会沉迷进去。我不认为安逸不对,所以也不谈什么“保持革命的清醒”,还是谈安逸。沉迷之所以不好,是因为它太短期。为了更长远的安逸,应该牺牲短期的安逸。

假设,今天起床安逸了一下:早上起来懒懒地没有精神,虽然原本振作一下可以从这个状态中出来,但是其实这种感觉还满享受的,所以就一直懒懒地干这个,干那个……最后上班迟到了一分钟;一分钟也是迟到,十分钟也是迟到,总之扣了20元钱;如果动作快一点,抓点紧,提前1分钟出门不迟到,这20元就不用扣了,而且最后当月全勤,还有相应的奖励;究竟是当时舒服一点,弄个迟到好呢,还是牺牲一点点舒服,弄个全勤好呢?这就是短期的安逸与长远的安逸的对比啦。

雪白的猪
盔在我去听MBA的时候,给死猪洗了白白。真白!死猪被洗的时候自然是一贯地很不乐意,但洗完它懂得可以跟主人一起睡两晚上,也知道自己干净了,就可以撒娇了,所以会上人腿睡觉,赶也不走。

孔明灯
路过超市,看见有人放孔明灯。好玩。



  发表于  2007-09-16 21:06:09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Comments
最近更新


·【一块不知何处何时所归的蛋糕,迷茫的蛋糕】 ·【其宿命就是被人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