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搬家 | 主页 | 颜色就是要华丽·嘛  >>
我贴贴贴- []   2007-08-06
Tag:

家里还不能上网,要等这里的房主出差回来再开通。不知还要等多久,所以BLOG就在家里写好再到公司找时间贴上来咯。好在我在家原本就不必要上网,最多也就看看订阅的RSS。 

搬家过来已经第二周,东西都收拾得差不多。趁着上周周末,零零碎碎买了一些植物、生活用品,去熟悉购物的地方,熟悉吃饭的路线……搬家是心累,虽然没有结婚累,但还是那种如果没有一鼓作气把东西都收拾完,那就会陆续收拾个把礼拜才能勉强收尾的活计。不是干不动,大件搞定了,小件反而懒得弄了。

新居家具都要讲究些,因为怕猫抓沙发,所以我们上班时候都是把猫关在阳台,生活空间一下小很多,觉得它们很可怜。这个小区绿化好,树多,前天晚上散步,看见底楼家家户户都把小院子围起来,种花种草种丝瓜,铺地砖,石子路,很有生活味道。所以用买来的溜狗的装备,趁夜深人静,把死猪牵到草地上溜。最开始它很紧张,后来便懂得自己探路了,对某些地方感兴趣还会走过去闻。还好,不是那种到了野外头一次见到草地,这么宽的空间就缩成一团的温室家猫,有志气。

常言道差什么补什么,我觉得这只是对开初阶段的描述。人会栽在自己的强项上,仿佛是个逃不脱的规律。最优势的地方,也会变成最弱势的地方,只有不断地吸取教训(直接和间接地),保持自我批判,才能尽量不倒。当然,仅仅是工作方面是不够的,人要保持清醒的头脑,这不是件容易事,也有很多人工作成功了,生活上却失败了。不要说完美,就算能接近完美,都很伟大了。

近来北京连降暴雨。上周连着三天晚上都下得很厉害,而这三天我和盔正好都骑了自行车。第一天把车留在城铁的车棚,坐三轮回来;第二天心想应该不会再下了,所以骑到饭馆吃饭,结果被困了近一个小时;第三天就是被雨云追着脚跟逃回来的。昨天下午上班时间,窗外下起了我在北京从未见识过的超暴雨,从窗户俯视出去,雨点密集得跟云雾似的。我们马上想到了三个结果:
一、北京的地下水这下是补足了;
二、知春路城铁站的桥下又泡水了;
三、在地下通道里躲雨的人倒霉了。

另外,我还作了一个决定:这个夏天我都不要骑自行车上班了。

《黑人武士》那动画片,简直无厘头,看看画面就行了。相反,《穿越时空的少女》非常好看,又易懂,又健康,又有韵味,动画和背景又好,更甚,它还有教育意义!

陈升出新专集了。我怎么都想不通,这次的封面怎么会这样难看,是不是他在跟我们开玩笑??歌又是怪怪的,不听5遍以上根本无法入耳的。丽江这地方,在内陆来说,是旅游“滥俗之地”,因为大家都会去嘛,而且又是著名的言情剧外景点,所以把它带上专集的名字,也难免带上了那种味道,大概对于台湾人来说,去丽江还是非常新鲜的吧。《鱼说》里的歌旋律很美,大众也会喜欢,但后面的两张专集都在往“随意”的“艺术化”,或者“意识流”里钻,我想是不可能有新的听众会认可了。

唉,算啦,虽然他的做法我并不赞同,但对于陈升这样的人物,也只能放任自由啦。到他这份上,歌就真的是写给自己和已经懂得自己的人听啦。要按黄沾的说法,没有新听众,这歌也快死了,听上去有些恐怖,但其实也没什么,也就是收缩范围,去粗取精,非我族类通通死啦死啦地啦。

以上。



  发表于  2007-08-06 23:50:49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Comments

死猪拴上溜狗的肩带不会挣脱掉?以前帮人养的那小猫就会把套好的绳套施展缩骨功全副完整褪下。。。
JULY ()   发表于   2007-08-09 01:25:11  [回复]
最近更新


·【一块不知何处何时所归的蛋糕,迷茫的蛋糕】 ·【其宿命就是被人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