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入职第三周 | 主页 | banner一张  >>
我是红虾一条!上一篇的补充- []   2010-08-09
Tag:

从南戴河回来,晒成了红虾一条,特别是肩膀两边的皮肤,超红超痛,以至于挎包都只好挂在脖子上了。

那天汽车停靠在公司小区门口,下了车回公司第一件事就是收邮件。看完邮件心里踏实了:这下外部业务的头绪也理清楚了。

我是那种靠责任感、专业性去推动事物的发展,并且以之发力的人,如果发现我的责任感和专业性得不到体现,就会不知所措,无从着力。之所以花了3周时间去理清内部头绪,很大原因是,我要么就不负责,要么就负全责,这才对得起我的责任感。如果不把握全局,认清其原理,责任感和专业性都无从发挥。

至于专业性,有时我在想,如果真的碰到一个完全不用我去指导的团队,会怎样呢?内心里似乎是期望那样的团队的吧!可以发现自己的成长空间嘛。但假如团队里的人们(包括最普通的成员)设计、技术很强,连条理性、管理都比我强,那样的话我能适应吗?不过再想想,那样的团队可能就类似于研讨小组,不是公司的基层组织了吧?

专业性其实还是个比较泛泛的说法。最近看了一本书,叫《为什么设计》,是原研哉和阿部雅世关于设计的对话集,里面有许多让我动心的论点,看完让我觉得,自己当够培训讲师,以及在RAKOO那一年尝试在工作中兼顾讲学,境界都太浅了。一是实用性不高,二是不够抽象,或者说抽离。

说到这里不得不又说起柴静,她深入地理解了记者的本质是人性的挖掘:打开心门,把真心摆在那里,不用一点招式,就这样赤裸裸地去打动人,吸引另一颗心。总觉得其背后原理跟设计是一样的。我之前一直停留在“实用”阶段,对自己所进行的工作缺乏抽离的认识。就好象一直在研究“如何找到食物不至于饿死”,无法上升到“美物的意义何在”,尽管后者看起来无关轻重甚至有点无无用,但实际上如果上升不到那个高度,是不能把握食物的本质,做出让人感动的食物的。

动画或设计,皆是如此;管理,促使事物有条不紊地前进,也是如此。各行各业都有其高深的境界,而永远满足于85分充其量也就不至饿死,如此而已。

所以,所谓的专业性,一定要是一种抽离的抽象的,从心底萌发,而与外部环境无关的东西,只有到了这个高度,才能说“我足以指导你”。不过想来,能到那个高度,看到的东西也不一样,知道得越多,不知道的更多,也就不会再说那种话了吧。

原来,之所以好为人师,其实是不知为知之,不知也啊!

从亿动能到RAKOO,我始终是在紧张严格,计算成本的环境下过来的,所以自然而然成长为了严格苛刻的我,也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对。突然来到一个氛围轻松,有大把沟通成本被浪费的环境,便突然失落,还有有力不知如何使出去的感觉。浪费自然是不对的,过度宽松容易滋生惰性,我仍然认为我的效率做法有极大的好处。但现在这种环境,是否也是诞生“running a service,not a product”的重要条件?人们有相对大把的时间去支配,保持愉快的心情,只要去掉了浪费这一条,就能良性循环起来,会是这样吗?总之,先按我的感觉去做吧~ 听说在国外,草坪上的路都是路人踩出来再铺上去的,有其道理吧。

还有提醒自己要注意的,是要相信人,接纳人。相信人是指应该放手去让他们碰撞,一定比自己一己之力更好,所以也能比在RAKOO做得更好;接纳人是指习惯,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总有好的地方,不要以偏概全,也不要总是拒绝,偶尔也试试接受吧,一次也好啊。



  发表于  2010-08-09 21:57:23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Comments
最近更新


·【一块不知何处何时所归的蛋糕,迷茫的蛋糕】 ·【其宿命就是被人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