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午休时偶然看的一些东西 & 即将搬家 | 主页 | 底层  >>
《杨澜访谈录Ⅱ》- []   2007-07-25
Tag:

挺好看的。

一口气看完,觉得人生各异。总的说来,西方人的访谈看不太进去,对那些人的故事不熟悉,不了解,也总觉得言辞间有文化壁垒;年轻人的访谈不如年长者的访谈有深度,当然嘛,一切都未定型,经历也不够丰富,就算够丰富,沉淀得也还不够。

我就想,将来要是我们真的闯出一番名堂,会不会也接受些什么专访呢?也是有可能的。那次说到我们自己的思想还不够清晰,方向是有,但不成型,无法用语言阐述出来;现在要接受访谈的话,我们都只能提问,或者自问自答,没有个坚持的、具体的世界观——即使那个世界观并不正确,但只要自己能够坚持,曾作为一段时间的指南针,它就是经历考验的;即使将来还会再修正或颠覆,它也是有可取之处的;而我们现在一切都在起步,还在“享受过程”,何谈结果。

然后我又想,我大概是没什么可被访谈的,我本身是个自由主义者,很多事情我都觉得无可无不可,这也对那我也能理解,我不会特别执着于什么东西,即使创作,也是样样力求尝新,或许是还没找到自己的路子,或者我的路子就是不允许重复。

梁家辉和黄秋生的访谈都挺好,有共同感。郭小四的我看不太进去,韩寒,甚至刘翔,这些接受采访的年轻一辈们,大家其实都还嫩着,不过基础都非常好,至于将来能在事业和人生上有多大发展,很说不定的;看了不少人生访谈,这一点更是确定,也确定一路顺风地过来并非什么好事。成龙的很多特质让我想到了胖子鱼,易中天从来都是以骡子气为傲,其实也是下定决心要跟装逼一族开战的吧。几个导演我觉得都不算心理健康,一个貌似还在逆反期,一个貌似进了精神恍惚病院。金庸如果不听他的声音只看文字,其实也还可以忍受的;我从来都不接受周国平是个哲学家的身份,他也就是能让你感觉这儿他想得挺对,那儿也不错,但要说让人看到某处能一拍大腿大赞:我悟了!——那不可能有,他就是跟生活结合太紧了,所以思考的深度不可能深起来。



  发表于  2007-07-25 00:25:54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Comments
最近更新


·【一块不知何处何时所归的蛋糕,迷茫的蛋糕】 ·【其宿命就是被人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