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想,前一篇我大概没说清楚 | 主页 | 电子商务  >>
折腾- []   2010-04-26
Tag:

客观地说,在大公司里干现在的职位,其实挺爽的。

收入挺丰厚,完全没有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危险,还有人给交着保险。而且很优越:手下挺崇拜你,老板挺器重你,技术很尊重你,产品和运营很怕你……对方有错儿就教训,偶尔工作压力大了冲他们发发脾气也没关系。而且在可见的未来,还能涨个1/3~1/2的工资。

但就是不甘心啊。

真的挺担忧的。针对某方面的不安,都做梦了。

第一个梦是上地理课,老师收作业。人人都拿出习题本来。他们的都是新的,自己作。我的是旧的,以前已经有人写过了答案,所以我就不用自己写,直接拿出来交。谁知道不光这一次的作业,之后的所有习题也一并都写过了答案,因此被老师当场拆穿。

第二个梦是有一只短毛的白猫,蹲在一个大开间的隔断台子上。我走过去,看到它穿着布做的衣服,从胸一直穿到大腿附近,光着大半个屁股;穿衣服的部分,毛都被剃掉了,衣服正好遮住秃的地方。

我认为第一个梦是关于失败的恐惧的投射;第二个梦是关于“不失败”的恐惧的投射。

我问我自己,怕不怕,怕。对收入锐减的压力,对亲人的抱歉,对或许是浪费所剩不多青春的恐惧……

我问自己,去年的7月,我放过厥词,最后却去了一家大公司。那时候是不是没种,逃避什么?答案是,不是。一年过去了,今年的7月,我如果继续去另一家大公司,有没有有逃避的成分?答案是,有。

但是,是不是因为有逃避的成分,为了证明自己,就一定要采取“勇敢”的方案?也不是。那才是逃避,是"为了证明自己的不怕而故意去挑战恐惧"。

还有时间,还要去想。对于不可预测的未来,是既害怕,又期待。但我想,那个听到感召的时刻就要到来了。

给自己加油。



  发表于  2010-04-26 21:14:08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Comments
最近更新


·【一块不知何处何时所归的蛋糕,迷茫的蛋糕】 ·【其宿命就是被人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