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宇宙囧片王 | 主页 | 感动坏了  >>
走啊走啊- []   2007-06-24
Tag:

我的青春啊,就这么走过来了。但回头一看,也颇有些心酸的遗忘,只消一想,就能回忆起来:比如在深山里,看见透过厚厚的树冠落在青苔地上班驳的阳光;比如从重庆考专业回江津的车上看着大家打牌聊天;比如字斟句酌的日记本儿;比如黄桷坪长长的高阶;比如刚才打开TEYO的网站,几乎人迹罕至……这些青春往事有美化的成分,但它们确确实实是发生过。我现在还在我的青春路上,但我知道不管是过去发生过的事,还是现在正在经历的阶段,都是永不再来的青春回顾,它们可不象我们,它们可是头也不回地朝前走去了,所以尽管明白它们的美,痛惜它们割裂时空的遗憾,但活在当下就好,享受这一瞬间,然后也跟岁月一起昂头走下去,就这么放下了。

今天晚上散步的时候,遇到一只金毛猎犬,热情啊,尾巴甩在大腿上啪啪直响,贴人得不得了,但是它口水乱甩,甩在我提的袋子上白白的一条线……因为它站起来抱我,所以似乎我脸上也有一条……有一只白熊犬,大得跟川儿家的大宝宝似的!在草坪上奔跑,很雄武!

前阵子看了《加勒比海盗3》。没看过2。很不喜欢3。昆儿说如果看了2,就能看懂3了,但我还是觉得即使我看了2,也不会喜欢上这两部续集。曾经我很向往去读懂昆德拉,去读懂加缪……当然,昆德拉很好,加缪很好,王小波也很好,他们是真有东西在文字里头的;但是在这一时期中,我读了一本《四十一炮》(后来我还读过了这帮文坛匹夫们的其他一些作品,包括后来的《兄弟》)。我这人记性一向不怎地,但这本书我真不敢忘,打这本书开始,我跟文坛对上了。这跟我讨厌《加勒比2、3》有如下联系:

1、虽然加缪他们很好,很了不起,但现在的我已经不是须要去阅读他们的时候了;我现在就象一个找不到刚毕业的大学生,需要的是找到工作解决生计,而不是去考研研究学术(就算真的在研究学术的话),精力不应分配到这方面;
2、文坛那帮人,简单地说,就是不好好说话。我觉得,在这个浮躁的时代,观众需要的是好好说话的东西,因为你并没有牛比到象昆德拉那么大爷的程度,也不象王朔那样曾经好好说过话——他要再好好说起话来,就是真的牛比大了,那就真的经历轮回了——所以,象《加》,不管怎么样,本质上都还是个商业娱乐片儿,你凭什么要让观众费脑筋去想自己那点儿不够圆范的世界观呢?我可以接受去思考今敏的作品中所携带的世界观,但我绝不接受自己都不够成熟,这种空洞的深沉,还让观众去理解它。
3、当然,观众一定是需要一些吓唬他们的东西的,不然“牛比”这个字儿欲加何所呢?关于这一点,因为我自己也在编东西,深知《加》这样二流编剧的难度不大,最难编的是能逻辑性强,又有感染力,又平凡贴切的故事,所以也很抱歉,虽然我自己还不入流,但我已经不能接受2流又唬人的东西了。



  发表于  2007-06-24 21:34:40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Comments
最近更新


·【一块不知何处何时所归的蛋糕,迷茫的蛋糕】 ·【其宿命就是被人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