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节唠叨 | 主页 | 蹦蹦跳跳小白狗  >>
依旧从春节开始- []   2010-02-22
Tag:

偶尔也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做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事,能防止自己走向极端。

比如,春节回家。这对我是一种受罪,但对我的父母亲戚们不是。我看不上春节所代表的意义,我的父母亲戚们会看重。我不喜欢被一些规则,特别是传统的、不动脑子即顺从的规则所约束(包括自我约束和被外界约束),比如春节要回家,但别人并不这么想。对大多数人而言,“家”不是什么约束,它就是温暖的,放松的,爱之所归。亲人就是一想起来就暖乎乎放不下的。这无关乎民族,无关乎虚荣,只是出于他们自然的心理。

回家一趟,对我多少有些触动。看见亲人们放下所有的事为了我们团团转,迎接我们回家做的准备工作,把养肥的鸡杀掉慰劳我们,看见临走时病愈的老人拉着我们的手掉下眼泪来……回家,确有其背后的正面意义。

我不思念,不代表他们不思念;我不想回去,不代表他们不想见我们;这是一种淳朴的东西,无法用语言描述其厚重,但必然存在,而且自然而然存在。儿女都是没心没肺的,但换位思考,在家家户户都吃团圆饭的日子里,自己家却冷冷清清,父母心里会不会寂寞?

出于我们对社会规则的不认同,以及独立的精神世界,我们会忽视这种需求,并嗤之以鼻。但对我们的上一辈,应该宽容、理解(当然不一定完全顺从)。

之后的春节我依然不想回家,但是我多少对回家这件事,多了几分理解和松动。

此外,对于DANG的领导能力,我们似乎有些过于“右”了。家乡是个小城镇,人民富裕、安定,手头多多少少有些钱,买一栋两栋房子,每年还有余力出门旅游两次。过春节,看春晚,谈子女,谈机关单位,生活工作中离不开小地方人际网,不看书,上网偷菜,相信太空中能看见长城,相信房价会一直涨上去,相信DANG的领导,相信美国假民主,相信收复台湾可以搞轰炸,相信我军实力……

这样的小城镇有许多许多,包括广大的农村。这些,才是最广大的老百姓,才是我DANG的工作重点。如我等小白领,只是极少数。在家乡的人民尚富裕,利益不会受到DANG的影响的情况下,网络上呼吁进步的一小撮人们根本不会有突破性的进展。所以,可以有暂住证,可以有网络管制,可以国进民退……只要底线不突破城乡,任其闹去。只要没有突破底线,DANG总能整治;何况现在不是有房地产开发商扛着主要矛盾吗?作为最大即得利益者的DANG们仍然很安全。

身在大城市的白领,手上钱相对不多,疲于奔命,周围的人际关系较松散,与社会其他行业接触不多,而且象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全国又有多少呢?小地方的人们,正好相反。他们是最广大、最稳固的人群。一个国家要发展,核心是人。最广大的人是怎样,就会有怎样的政体。按照这个趋势看来,中国的民主前景还很遥远啊。

但是,房地产确实极大地透支了中国的未来。如我一个亲戚买的新房,建筑质量很差,看那样子20年不倒就不错了。房子的有效寿命为50年,50年后成了危房,出现问题是没有人负责的;另外,中国的房子基本上二、三十年就推倒一次,相当于负一辈子的债,却只买了二、三十年的居住,而且二、三十年后,还得再花一笔钱再买一套。而且现在买的房子,理性地说,只花50%的钱应该就能买到手。这多出的50%,如果支持民企,或者用于可循环的消费,都比拿去买将来会泡沫掉的房子要好。此外,中国正在进入老年社会,现在儿女买房的钱,实际上透支了上一辈的积蓄。将来上一辈老了,一对夫妇要供养2对老人的时候,矛盾会更明显。



  发表于  2010-02-22 15:03:05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Comments

我们住的都不该叫房子,顶多是几间屋子
asura ()   发表于   2010-02-27 14:53:20  [回复]
最近更新


·【一块不知何处何时所归的蛋糕,迷茫的蛋糕】 ·【其宿命就是被人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