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BLOG | 主页 | 今儿个差点儿就死了  >>
文化的定义- []   2007-06-02
Tag:

文化的定义
我越来越觉得“文化”是一个大而空泛的名词了。昨天看到一则消息,也不知是真是假:
继《花木兰》之后,迪斯尼再次染指中国古典题材———迪斯尼公司宣布,将投资8000万美元开拍动画巨片《宝玉》,故事原型取材于中国古典名著《红楼梦》,突出贾宝玉与林黛玉凄美悲伤的爱情故事。
迪斯尼新闻发言人罗伯特.威格表示,“《红楼梦》在中国家喻户晓,备受尊崇。《红楼梦》作者曹雪芹在中国的地位等于莎士比亚在英国的地位。曹雪芹创造的贾宝玉、林黛玉等人物,在世界文化史有着永恒的艺术魅力。中国目前正在举行红楼梦选秀,几十万年轻人报名参加。”动画片《宝玉》与小说《红楼梦》规模宏伟、人物繁杂、多线叙事的方式不同,只是选取贾宝玉与林黛玉之间的爱情作为主线展开故事。“贾宝玉的正直,勇敢与冒险精神深深感染了我们,他将作为第一主人翁在影片中出现。

于是GB开始抱怨,内容是老生常谈:“外国人都在研究我们的文化了,我们中国人自己却不知在干什么!!”

结合前几日在咖啡馆里的争执,我真的再一次觉得,“中国文化”,这说法是多么地泛泛啊。

按GB的逻辑理一遍:首先,起因是因为外国人在用我们的文化做他们的文化产品,从而产生了危机感;那么,难道别人没有来挖我们的文化,我们就可以从容不迫,慢条丝理地翻弄我们的文化吗?
其次,“外国人在研究我们的文化”,这只是一个伪论断。他们到底是在研究、发扬中国的文化,还是仅仅借我们文化的符号、皮毛,去掩盖西方自己文化的实质,以图视觉和题材上的新鲜感?不言而喻,我认为是后者(当然,如张导、陈导这样的大腕,他们用巨型棋子下象棋、用剑气伤人、用大红灯笼和小脚,到底在表达着些什么,是不是中国文化,我就闹不清楚了;而如《春光灿烂猪八戒》等大剌剌用传统符号表达现代爱情、消解方式的片子,我还是赞同的,人家挺真诚的!);
再者,“我们中国人在干什么”?我们中国人曾经在《大闹天宫》、《哪吒闹海》、《山水情》里,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已经把大部分可以挖掘、又正面、又通俗易懂的中国文化挖过一遍了,现在总不能大搞城建,把地板砖再翻一遍吧?
横向的空间已经够狭窄,纵向还有没有可挖的呢?有,就是我觉得那种说起来有所争执,听上去不那么能上台面的东西,而且多数都是可意会不可言传——《红楼梦》,通读5遍,汝便解之——但它们既不通俗,又不易懂,局限性很大,浮躁的现代社会必不可接受之。
另,我觉得中国的旧文化已趋于解体,新文化尚未成型,而今眼目下的中国,其实是没有文化可输出的。简单地说,我们的精神文明是一穷二白。

那么,是不是就等着新文明开花结果呢?如果你是神仙\妖怪的话,当然可以。但“你我皆凡人,生在这人世间”,也就只好“终日奔波苦,一刻不得闲”,生在这个时代,不能怪命不好,而是“挑战与机遇并存”哪~ 中国的文化现在是青黄不接没错,但你总不能等到死;新文化必定会成型,而且就诞生在你我这样的新一代中国人身上。旧文化已经过时,它们要生存下去,必须改头换面,重新包装、定义内涵,因此向老祖宗伸手要传家宝的路是被封死的。文化之泛泛,岂在汉服、楼厦、山水之间?每一个中国人都继承了旧文化,也孕育着新文化,即使我们现在一味地向西方模仿,只要一直一直也在做,脚踏实地地在做,不出10年,新的、无可比拟的新的中国文化也将自然产生,日本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少谈一些主义,多干一些实事。一个萝卜一个坑,一步一步来,至少这是我等驽钝小民唯一心安自足的方式。

DISNEY要真能把《红楼梦》拍得连盔这样的红学爱好者都深得其心,那我就蹬着单轮车环绕世界旅行去,一路上歌颂他们的伟大。

所以说,有什么可愤的呢?

文化?文化是个哲学问题,而我现在,真的觉得哲学,挺没劲的……拿KENKEN的话说,多数都是文字游戏——反正现阶段的我,沐浴着和谐社会的春风,饮用着和谐社会的燕京牌纯净水,使用着和谐社会里的WACOM数位板,策划着和谐的乱游纪系列,真是没心情去闲看酣梦里落花,挑红着醉里绿叶;我现在是一片“和谐的立业心”,看啥都是事业,冲劲太强大了;要遇着逗我去参禅的,搞不好就“非我族类,其心必诛”了,罪过罪过。

《大唐西游记》
为了参考风格,在电驴上下载了《大唐西游记》,是我前段时间听闻在CCTV10播出,一直想看,却没看成的记录片(因为回龙观这边太烂了,居然收不到10台!)。总之,最后看得很感动,原来西游记里唐僧才是最强的。向玄奘同志学习,共建和谐盛世。

PSP
小P普及越来越高了,去年我们在城铁上玩的时候还会吸引不少好奇目光,现在有时候一上城铁,发现面前就有一人手持小P正玩怪物猎人2,心甚痒,因为除了我不认识他之外,具备了一切联机砍龙的必要不充分条件。

怪物猎人2
据说是推动小P销量翻了多少翻的游戏,CAPCOM大作。我向来不喜欢趋炎潮流,但这次为赌一口气,死活模拟出了3.03系统;当时正好GB借着在玩的雨天的小P里有ISO,于是顺便拷来一玩。哗,不得不承认,公认的好东西,确实有相当的道理。虽然我在杀水龙的时候有砸机器的冲动,但这就是一款十分教人不舍,能玩上百小时的好游戏啊。

成长
成长的过程中,会受到许许多多的人的影响。昆儿说,日志是个好东西,它能迅速地使你回到当年的状态中去,特别是对我这样健忘的人。我刚才翻了翻05年日志,恍若回到了那个时间,看到了许多人的影子;又看看现在,也看到了许多人的影子,其中很主要的一个,是我的老婆大人。人真是不能只吃老本的,象我,要是仅靠自己那点儿老本儿,绝对不可能变成今天这个程度,04~06年大受ZM的影响,06~07年大受盔的影响,而到了07年的今天,我发觉又在反过来去影响ZM和盔了;大家互相影响,可以弥补彼此的不足。在这过程中,我一路丢掉一些起阻碍作用的东西,或者转移注意力,不知不觉间,走的竟是一条笔直的路,这太神奇了。今后必然也会继续被影响和去影响,而且我想,偶尔走一走弯路,也将领略到不错的风景,所以希望也别太直了。

不知说什么好
近来发生在赵胖子身边的事,让我有些不安和愧疚,总觉得应该打个电话去问候,但又不知如果拿起电话,该说些什么。因为不了解,要说也只是些关乎皮毛的废话,只能使他不安,或许转而安慰我也未尝可知。灯灯儿妹说,别打了,知道就行了。唉,也是吧。

加油加油
大家都加油,为了重庆和北京的过去和将来,为了身在家乡和他乡的生活,为了偶然而生的感慨和一直以往的理性分析,为了一直在改变着的人和事们,加油加油。



  发表于  2007-06-02 21:27:28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Comments
最近更新


·【一块不知何处何时所归的蛋糕,迷茫的蛋糕】 ·【其宿命就是被人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