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倦怠 | 主页 | 封的好,封的妙,封的呱呱叫  >>
2009年就要过去了- []   2009-12-30
Tag:

09年就要过去了。

我也不知道我怀不怀念它。

在这一年中,发生了很多一生难忘的事。

当然,确切的说,每一年都发生着许多一生难忘的事。如果哪一年没发生这样的事,这一年可说算是白活了。

但,正因为每一年都不一样,不只因为时间无法倒退,永远不能重活着一年,所以每一年都是独特的。从这个角度说,09年应该值得我怀念。08年我的年终总结标题是《人人都有小烦恼,我的带入09年》。回头翻翻,发现里面提到的问题(卡了两年的问题)已经不再是问题了,整个人通透许多。』

09年,以北京机场凛冽的寒风,以及华山的东峰日出为开场。对我而言,这是符号性的开场。它们象征着永不屈服,永不放纵,以及苦行的人生。

09年,我离开了我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进入到更广阔的世界,去近距离观察80%的人,验证自己的器量。

09年,体会到了什么是伤害,什么是深挚的爱。

09年的人生硕果,物质上和事儿上,几乎没有。思想上,应该说是多多的。这一年,怀疑自己,验证自己,确定自己。或许正是隐忍的一年,为了有一天未知的爆发。


心的容量,决定人能走多远。无欲无求,不代表不积极的人生态度。相反,我要以装得下整个世界为目标。

心可以很大,也可以很小。小的时候,只有自己一个,“本我”。从宏观的角度来说,这样的心,即使懂得再多东西,理解再丰富的情感,爱再多的家人,看了再多书,逻辑思维再如何如何牛逼,做过再多的义工……仍然与两千多年前小国里的寡民无二。因为执着于“本我”,而不是“大我”。

再过几千年,我想,连这个看似庞大的容量,也已嫌小。理当如此的,但人类文明的演化进程之慢,不可小歔。那就希望如此吧。


过去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要创业,现在我知道了,我要创造价值——不是为了验证自己,而是因为不靠谱的人太多,只能相信自己——至少相对能信任一点。

那么,价值是什么?相对诺大的世界,漫长的时间之河,“我”不过是个微小易于磨灭的个体罢了。陈升唱着“我不害怕人生何其短,但是我恐惧一切终必要成空”。我也曾经害怕,但现在不怕了。回到那个问题:价值是什么?价值就是使世界变得更美好一点。成空就成空吧,有形的事物总是要毁灭的。但是,无形的东西是靠有形、有限的能力、时间,生命去累积的。所以,即使一切即将成空,也还要坚持去做使世界更美好一点的事情。

人生本无意义,本是浑浑噩噩活着;猪就是浑浑噩噩活着的,到了年关,四蹄一绑,往屠宰场一送。人也是动物,不同的是,到了六七十岁,两脚朝天,往火葬场里一送。这样也可以,不过不是我的过法。

我想,身为人类,来世间走一趟,总该有个什么目标。而别的都不值得我去做,那么值得做的,无非是想要不虚此行,必然得贡献给世界一些什么东西;不只是为了世界,也为了自己,守住自己的一些底线,给自己设立一个看待世界的坐标。以80%的面目,尽量做成那20%的事情;为了千年以后,这个世界真的能更好一点。

从小的方面,我尽量做出可以称之为“美”的东西,让更多人学会,让更多人感受到,那么这个世界懂得美的人不就多一点了吗?几百年后,世界就更美了一点。大的方面,就不说了吧,不说了。

从某个角度来说,有价值和有意义,等同。


个人等同于整体。

没有个人,就没有整体。保护不了个人,也就保护不了整体。从工作上看,我的职责就是研究如何使美术部门的工作成效最大化。因此,我要去维护我的部门的利益,以保护我手下们的战斗力最大化,不被浪费;我要去跟产品、程序抗争,挑他们的错儿,斗他们的嘴,切入他们的工作环节,以保证美术工作从开始到最后都效果最佳。

不但我这样做,我也鼓励其他部门这样做。这不是内斗(虽然很容易被人理解为内斗,或者被其他人模仿为内斗),原因是,这是为了公事,为了产品最终的质量而干这些事。如果他们由于各个部门的压力而被迫注意产品的各个环节,使自己的工作完美无瑕,那么就不会有一个牛叉的部门负责人天天找你闹,天天骂你工作没做好以至于美术部门给你擦屁股。而大家看着最终120分的产品也会无限的心满意足。

这是工作,原理相同,也可以放大到国家的范围去看。民主的要义是什么?就是保护每一个人。每一个人都能被保护好了,国家自然就变好了。民主就是要兔死狐悲,引起重视,据理力争,连环效应。可惜的是,就如同公司一样,能意识到这一点的人不多。说白了,咱们国家不够好,就是因为每一个人的素质不够好。当大家都在不认真对待生活的时候,生活自然也不认真对待你。不要说什么一碗白米饭,一碟咸菜不值得认真去吃;连白米饭都不认真吃,代表着你连吃白米饭的资格都不够。


我的价值观,第一位是“平等”。

信守承诺,源自“平等”,因为我和你是平等的,所以我作的承诺就是一个对等的约定,出于对你的尊重,我一定保证这个承诺的实施。责任也如是,因为你我平等,出于对你的尊重,对我们双方的尊重,所以我一定履行我的责任。

承诺和责任也是会有被打破的时候,同样出于“平等”。假如我信守承诺,会置我于受损的境地,但你很安全,特别是我破坏承诺,你同样安全;以及,如果我不信守承诺,我会受损,你也受损,但这个受损本身就应该为我们双方共同承受,那么我有可能也选择破坏承诺。

还存在另一个可能性,那就是我破坏承诺,使你受损,而我很安全。但这个受损不应该为你所承受,那么我会选择不破坏它。因为“平等”。

“平等”是我的生命核心,它会从各个细节体现出来。而“嘲笑”是我生命的乐趣本源,同样从各个细节体现出来。真有意思。


生活就是一根弹簧,有松的时候,有紧的时候。

总是松着,终于会形变到压不上;总是太紧,则总在极限边缘行走,一定会憋出病来。

弹簧的命运不是那么容易的,不能太放纵,不能不放纵。但是这个度很难把握,如果老想着要控制好“适当”,那么实质上还是在紧,紧着去收放自如。

这就是境界。而境界这个完美的东东,可望不可求。所以我向往自然,总是梦想能够自然达到某个和谐的状态。

工作和生活中,都想要如此。有时候成功,有时候失败。09年要过去了,10年即将来到。XH仔端起酒杯总是戏谑地说:“旧的一年即将过去,新的一年即将到来,在此辞旧迎新之际……”我老是想起这句话,但是下面该接什么老是哽住。

因为,下面就该说计划啦~而计划,就是要“紧”啦。虽然我在这里说什么境界境界,但实际上我也没什么境界。我不过是个天真没长大的小孩,记不住很多东西,应对不来很多事。在即将到来的人生里,要做些什么,我预测不到,也想不出来。我也希望我能有个境界,自然而然,收放自如,可惜不行,没这境界。So我也只能说,继续自然地发展自己和生活,让时间去推进它们。

也别说什么进步了,保持平常心吧。



  发表于  2009-12-30 23:16:23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Comments

写得好啊。我还在为能去哪在寻找,目前我的人生太狭小,像井底之蛙。
羊头 ()   发表于   2010-01-15 18:33:34  [回复]
最近更新


·【一块不知何处何时所归的蛋糕,迷茫的蛋糕】 ·【其宿命就是被人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