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下还有这么便宜的事…… | 主页 | 私奔  >>
死的话题- []   2009-11-08
Tag:

很小的时候,我曾经向小朋友们夸耀眼见过邻居摔死的惨相,以及扒着窗户看过太平间的尸体,以及偷偷观看陌生葬礼上的死者,又以及在位于卫生局的补习班教室的后面,在水缸里看到福尔马林泡着剥了皮的医用尸体。

当然,其实这些大部分都是小孩子的谎话。邻居摔死那天,奶奶禁止我们去看,连靠近窗户都不准;太平间只是我们的猜测——或许那只是医院的一个仓库,窗户里只望见一片黑暗;最可笑的是,葬礼上怎么可能允许陌生小孩去接近死者呢?

只有那个医用尸体有可能是真的。当然,我也不敢那么肯定,因为那具人体看上去已经不那么真。只是,如果不是真的,用液体泡起来干什么呢?

死亡就是这样的神秘,甚至连我这样的小孩也曾撒谎以博得伙伴的敬仰。

对死亡除了好奇,也有恐惧。这都是人类的天性吧。

等到身边也有亲人死去的时候,对死亡的认识就丰富起来。比如我奶奶去世那次,体会到来自我爸的伤心——死亡原来会带来悲伤;祖母的去世,体会到死亡也是一种解脱,也可以很安详……

不同的死亡带来不同的认识。

时到今日,我还没有直面过死亡。不过,我并不怕死。因为死亡带来的恐惧,并不一定是因为死亡本身,有的人恐惧死亡使“一切成空”,有的恐惧死亡带来莫大的痛苦,有的恐惧死亡后未知的世界。归纳起来,无非是“过去”,“现在”,“未来”。

我想,死就死吧!我常常跟盔开玩笑说:如果我死了,我的BLOG和死猪都是你的。(盔说: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啊!)生不带来,死不带走,反正我也没什么秘密,就是有我也不去隐藏它了,该怎样就怎样,随它去好了,如果谁有兴趣,就看去吧,对我的认识会更立体更真实一些;至于还没有成就的人生,这么大个世界,多我不多,少我不少,我也未必能做出多么惊天动地的成就来。就算世界少了卓别林,同样在运转嘛,何况我还成不了卓别林呢——当然,心态放开和心态消极是两回事,因为对生的淡然就对人生不负责任,那可不行。所以对于那些“过去”,没啥可遗憾的。反正“不勉强,是怎样就怎样吧,该撒手的时候抓也抓不住,与其如此,不如放开一些”。

死亡的痛苦,我倒是有些恐惧的,如果我死掉,还是来个痛快的好,拖拖拉拉太不成体统。最怕的就是象我奶奶去世那样,痛苦了很久,家人也跟着受尽折磨。我并不在意我被麻烦,但我挺在意我死的时候,我给别人造成麻烦;麻烦完了能健健康康再活一段时间也好啊,怕就怕麻烦完了一场空,死了,活人受罪。

至于死亡的“未来”,本人是个无神论者。我想,死了,就啥也没了,回归自然:先是细菌把骨骼以外的部分给解决了,然后骨骼大概能存很久,搞不好还能成为化石。如果人死了有鬼魂,那恐龙死了怎么没见着鬼魂?我家死猪死了也会有鬼魂吗?蟑螂死了也有么?所以,人生下来之前没有意识,死掉以后肯定也是没有的。既然生于混沌,死于混沌,那也没什么可怕的了。如果真有什么死后的世界,估计我也没啥太特别的,跟80%的灵魂一样待遇,大家都在油锅里泡着,也好,反正心理上至少是很平衡的。

不过我现在还年轻哪,说这些话有点早。比如我没有小孩;比如我没有体会过那种还差一点点就能有所成就,在那种节骨眼上如果要死了,或许我会很难过很不想死,会很失态;又比如我也还没有真正直面过死亡,当人对死亡没有切身体会的时候,总是很凉快很诙谐的。

不过,至少我学会了一点,与幼年时不同。那就是,我现在很尊重死亡,似那般以周围人的死亡来制造话题的事,再也不会干了。



  发表于  2009-11-08 23:22:33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Comments
最近更新


·【一块不知何处何时所归的蛋糕,迷茫的蛋糕】 ·【其宿命就是被人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