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月22日 | 主页 | 2月27日  >>
2月26日- []   2007-02-26
Tag:

23号爸爸和幺舅开车送我们抵达成都,简单地办了喜酒。虽然简单,但并不失于隆重,因为整个家族都来了,只是几乎没有请外人。从此我和盔正式得到了双方家族的认可和接纳,我们在江津和成都都有了家和亲人。我在江津带盔漫步过我生活过的街道,成长中驻留过的书店,学习的校园,介绍了我的朋友;这次盔也把我引进了她过往的一切。我们交融的过程并不生硬,没有一点排斥,自然而然。我们喜欢彼此的亲人和朋友,生活习惯到意识形态都没有冲突,甚至有时仿佛是同一人在思考。爱情是两个人的事,结婚是两个家族的事,结婚的顺利,就是家族间的顺利,这很重要,将来的婚姻生活中,我们会走得加倍顺利才是呢。

今天全家去了刘氏地主庄园游览。主要是有大地主刘文彩的庄园旧址,以及刘氏家族其他显赫的庄园。因为是家族式的一大片遗址,所以也就叫刘氏地主庄园了。川美早年晚年哪哪年都不住地吹嘘自己搞的大型写实泥塑巨作《收租院》,今儿算见着真迹了。看完后确实很震撼,吹也没白吹,当年有这成就——当年确乎如此,眼下日落西山只能吃吹出来的老本我就不方便言语什么了啊——总之不仅唤起观众的阶级仇恨情绪,而且这种仇恨的性质还很正义!但是紧接着又看见刘文彩的生平,原来人家又开米市济民又办中学,现在正名了唤作“开明乡绅”。

我们的党,当年搞宣传真的是很有一手啊~

那地方还有个建川军事博物馆,属于私人博物馆。有本书《一个人的抗战》,作者樊建川,写的就是他的博物馆里部分藏品的故事。以看过展览的人的说法,博物馆还了正面战场一个说法,真实地还原了抗战期间各个抗日势力包括国民党抗战的事迹和贡献,而这些历史,已经随着新中国的宣传为人们所忘却了。

所以,我们的党,当年真的,真的很有一手啊~



  发表于  2007-02-26 23:22:46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Comments

嗯,看来你们的婚礼一切顺利,想到你们以后就以夫妻相称,心里颇有感受……

我想我现在已经可以坦然接受婚姻了,但对于生子……暂时仍然无法接受,我希望我结婚的时候可以想通这点,不然我会结得心不甘情不愿。

又或者,我的结症就在此,结婚并不意味着生子,可我就是扭不开这劲……

对不起,本来是想祝贺你们的,又不自觉的绕到自己身上,总之,恭喜你们!!!
卡门 ()   发表于   2007-03-14 22:01:25  [回复]

来恭喜~~祝贺成了盔的老公的夏逝和成了夏逝老婆的盔~~拍手拍手~~
不好意思的睚眦 ()   发表于   2007-03-14 19:26:01  [回复]
最近更新


·【一块不知何处何时所归的蛋糕,迷茫的蛋糕】 ·【其宿命就是被人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