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时反省 | 主页 | 老佛爷的面子  >>
从有很多话和没有话的成年话题说起- []   2009-09-28
Tag:

话说,我们美术组在办公室里割据着一块属于我们自己的地盘,现在6个人当中,4位是女士。这里的八卦话题可不是一般的多,而且有些肆无忌惮,总是一边干活儿一边吹啊吹……我承认,身为带队的人,我吹得也不少,有时候还是带起话题的人。

但是,在由很多话组成的一天中,真正的“话”却少得可怜。

少了一些心有灵犀,少了一些理性和思考,少了一些睿智。话题中所包括的,是杂事,感性,本能……生活。

是的,这就是生活。我们曾经试图蒙蔽自己,说自己的参考群体就是世界。但后来我们知道这是自欺欺人。这个世界80%以上的构成,就是这些八卦话题背后的人们。很难说得上善良,“普通人民群众”……基本上不看书,也不怎么看电视;他们上网下电影,在电信的网站上参加积分活动兑换加湿器;他们的心中黑白分明,非善即恶,分外简单,但表面上看去似乎又很复杂;工作对他们而已就是为了赚钱生活,理想和梦想是奢侈的;对公司没什么责任心,只是对自己负责,或者给某某人面子;能偷懒当然要偷,能不加班当然不加;一半的人对DANG没什么好感,另一半则相反。

似乎,与从前某个群体相比,差别非常之大。

那时候大家说的都是工作,极端负责,而工作的首要目的是为了理想;人人都很善良,人品奇怪地好……当然与80%也有很多相似的交集,但不同之处却是本质上的。

那就是人为什么而活着。

还有,就是独立、积极主动的思考。

在能力或者智力上,甚至情商上,从前群体里的人们未必就强过80%,但我想,即使是孱弱的人,执着地往一个方向眺望并且前进,也总会比强壮但漫无方向游荡的人走得更远吧?

身在80%的群体中并且打成一片,是一件新鲜的事。对从前的我来说,避之惟恐不及。

真正要去感受的矛盾之处,是你的东西,你珍爱的理想,工作的成果,就是为这80%提供的。假如不是这样,那就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它产生不了真正的价值,发挥不了其影响力。而一旦面临这个境地,要去思考的,还包括,这是否构成了玷污?如果80%不欣赏,嗤之以鼻怎么办?是谁出了毛病?好的东西必然是好的,相信自己的审美和判断。但是80%就是不喜欢。

王小波在跟李银河的情书中写到过:

……你说我们比人民群众幸福吗?我们喜欢阳春白雪,他们喜欢下里巴人,阳春白雪比下里巴人好不好?我真愿意他们有他们需要的一切下里巴人,可是我明知享受阳春白雪比下里巴人幸福,我为什么不希望他们能享有最高的幸福呢?他们只配知道肉麻不配知道美吗?就因为他们不知道美就要否认美存在,让整个人类都很悲惨地失去这个吗?我要是相信未来,我就只能把一切真正美好的东西当成全人类的财富,正因为很多人享受不了这个我才觉得他们可怜,我才难过呢。你想,他们的不幸正是我们的卑鄙,假如我们不为他们做点什么的话。因为我们是青年,应该负最重的担子。这不是你的意见吗?我已经决心这样做了。你不要责备我了。我已经决心这样做了。

还是以前的老话,发现问题简单,解决问题难。可是,一边是80%有问题,一边是那20%有问题,硬要说的话,似乎那20%才算是病根儿。所以,把阳春白雪去了吧,否认美吧。但是不对呀,明显不对呀,不能这么做。

因此,80%没有任何罪过,20%假使要强加于人,那才叫罪过。

当然,想了一圈回来,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我只是觉得这个矛盾很有意思。说白了,你不能一边在心底鄙视你的服务对象,一边以服务对象的名义干着其实只是服务自己的事儿。

这是一个想做点儿真正服务对象的事的人,必须达到的最基本的要求。

再拿个圈内的黑话打比方:你可以达成GAINAX完成了的事儿(成功地引导了市场),但不能用GAINAX的心态去做这个事儿。



  发表于  2009-09-28 23:43:45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Comments

发现问题简单,解决问题难。
羊头 ()   发表于   2009-10-02 17:53:52  [回复]
最近更新


·【一块不知何处何时所归的蛋糕,迷茫的蛋糕】 ·【其宿命就是被人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