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编辑 | 主页 | 12月到了  >>
偶然的脆弱- []   2006-11-30
Tag:

反正人性是复杂得比要刊登在《CG数码艺术》上还要复杂得多的(甭管这是什么破比喻)。

翻起旧东西,就会想念起旧有的时光,虽然那段时光真是没啥妈妈的值得怀念,都是些幼稚的人,说的做的也不如现在充实,但偶尔就是会对那拉开距离产生美感的事物闷头来那么一记脆弱。不是对具体事物的思念,比如要我现在在5A看水昆,那和我思念着的水昆不是一回事,两者完全分离的;前者是心志和能力都比从前成熟的新人,而后者则只和攻壳机动队、Mick3D、大学生电影节动画短片联系着,要比喻的话,宛如褪下的蝉壳和趴在树上可劲儿叫唤的知了之区别。然后也会想起丑字辈的众人、成儿肥硕的双下巴,高高长长的阶梯上去,楼道里凉爽的风,不用踮起脚尖就能望见满天的白云,能一直望到电厂,一直望出去好远好远。

只是,希望在行色匆匆的成长中,并没有漏掉些什么。

那怎么可能呢,一定漏掉了些什么,但是不能后悔,因为即使时光重来,该漏掉的还是会让它漏掉,漏到底部堆成一个小小细白的砂丘。就这么堆在那里,既不扫掉,也不用水润湿它,再也不管它,就这么静静地堆在那里。



  发表于  2006-11-30 21:39:13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Comments
最近更新


·【一块不知何处何时所归的蛋糕,迷茫的蛋糕】 ·【其宿命就是被人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