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创意游戏 | 主页 | 我们的编年史  >>
结膜炎和升聚- []   2006-11-07
Tag:

周日的时候盔戴了一整天隐型眼镜,当晚右眼就红了。第二天去仁康门诊一看,医生判断是结膜炎,但不能确诊,然后开了6块钱的一瓶眼药水。盔担心得厉害,于是当天下午决定去著名眼科医院——同仁医院看看。

到医院已经3点了。挂号处一问,护士小姐说普通挂号得爬上天桥到对面去,且一般都挂不到;现在“正好”有个眼角膜专家在,挂专家号一百多。我们琢磨,还是先看看普通挂号先吧?于是翻山越岭泅水问路找到挂号部,抬头一看电子屏上硕大的红字儿分外抢眼:眼科号今天已全部挂完——整个挂号大厅空空荡荡的。我打趣说:“看来越穷的人越得看专家,我们回去挂专家号吧”。好不容易折回去,护士小姐却说:“专家号刚刚挂完”,赚钱还只赚到下午3点了。

中国真是看病难,挂号难。越有名气的医院越去不得。

走在医院里的时候,满眼都是白大褂,但总觉得随时都会被宰一刀,黑得厉害。

不要说妖魔化医院,先想想这妖魔化是怎么来的。可怜之人自有可恨之处,何况这本身就可恨之人了。

后来转战没有名气的海淀医院,总算看上了。医生就随便看看问问,还是诊断为结膜炎,开了两瓶眼药水,就六十多块。人家开6块钱的药水,我们挺不放心的;医生开了六十块的药水,诊断是一样的,我们反而觉得靠谱了。

所以不要盲目怪医药制度,也不要怪药价贵,老百姓根本就不信便宜的药,即使效果一样。

药先点着,医生说至少得一周才能好呢。

陈升歌友们又聚了一次;这次不只歌友,还包括陈升本人。事实上是他到了北京,打算到酒吧玩儿,歌友们得到消息先去等着,结果真给遇上了。于是一起喝酒唱歌来着。懒懒和逍遥她们都去了,事先给我发消息打电话约来,但我手机正好坏了,今天才修好拿回来,结果没联系上我……

据说距离近得一伸手就能摸到他哟……

当然,没有任何人这样做。这时候的陈升只是一个鲜活的人,不是偶像,大家只是默默地看着他就好了。

就算触摸到他,也不会有任何人傻到不肯洗手吧。

虽然我不觉得喜欢一个歌手就一定要与他现场接触,但陈升是别样的。没去到,挺遗憾的,希望下次还能有机会吧。

唉,破手机。



  发表于  2006-11-07 21:52:08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Comments

那就争取明年春天来上海看:)


一衣 ()   发表于   2006-11-21 04:27:10  [回复]
最近更新


·【一块不知何处何时所归的蛋糕,迷茫的蛋糕】 ·【其宿命就是被人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