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长 | 主页 | 花的海洋  >>
卡尔松又飞了- []   2006-08-13
Tag:

http://images.dangdang.com/images/198680.jpg送出两本童话书,一本是《小飞人卡尔松》,一本是《假话国历险记》,两本都是特意新买的。

《假》这本书不必多说,《卡尔松》的价值则不亚于《假》。

图书馆的岁月
与唐胖子最初相约去图书馆时,我们还是初中生,抱着那个时期对图书馆的特有好感与神秘感办了借书卡,从此每周周末游走于大小书架间。结果并不教人失望,因为图书馆当然很神秘也令人有好感。

之于神秘,是因为我在里面找到过最幼稚的儿童画册,也找到过最色情的武侠小说;有最流行的漫画月刊,也有最古板的桥梁工程学。在那浩瀚的书海里,分门别类地放着各种各样的书,我记忆中借过的书有:《猿猴星球》(科幻)、《画手百图》(绘画)、《牛虻》(但我发现我对这本经典的革命小说居然一点印象也没有了)、《少年维特之烦恼》(也记不清细节了)、《日本民间故事集》、《野生动物图鉴》,以及童话、儿童故事若干——我喜欢童话是无须再次强调的。童话故事中,为我最爱的有《精灵帽》(也就是姆民故事系列中的一集),以及《小飞人又飞了》(卡尔松故事中的一集),还有一本好象叫《13月45》的,反正是个虚假日期的童话。

而之于好感,是因为后来赫然放在我书柜里的书,就有《西游记》(上中下)、《骑鹅历险记》(上下)、《精灵帽》、《民间年画》、《狠批四人帮画皮》(漫画集萃)、《克雷尼克赛漫画》……当然,也包括《小飞人又飞了》——封三统统贴着黄色的牛皮小袋,书里一律盖着“江津市图书馆”。好在我还算挑,有次偷了本《西方绘画史》回来,读完感觉味同嚼蜡,居然又给偷偷放了回去。几个月后去同学家玩,发现也办了借书卡的这小子,书柜里就有我放回去这本《西方绘画史》,心里暗笑他贪婪,饥不择食,“有容乃大”。

当然,我也是五十步笑一百步。后来我及时金盆洗手,否则世间少了一个做动画的,倒多了一个少年犯。当然金盆洗手也是因为科技越来越发达,“生意不好做啦”,知难而退,把时代留给年轻人啦。

他们是不是故意的呀
扯回《卡尔松》本身。童话这种载体相当无厘头,其实就是不明事理天真活泼的小孩子的想法,象爱丽丝那样,或者象卡尔松。卡尔松是个胖小子,一头蓬乱的黑发,满脸雀斑,穿着最普通不过的牛仔背带裤……背上有个螺旋桨,一按肚子上的按钮就飞起来了。但他不是机器人,为什么能飞,为什么住在人家屋顶上,谁给他盖的房子,全都没说;他不是十全十美的孩子,胖,邋遢,任性,爱说谎,贪吃贪玩,还偷人家东西,老装小大人,从干没过惊天动地的英雄事,照顾个孩子还要给大人搞点教训……但管它干嘛呀,童真一点,反正就要好玩儿嘛。象《瓦特的网》,或者《小老鼠斯图尔特》,其实已经有点说教意味了,至于郑渊洁,更是带了太多情绪进去,更不算童话了。那天选童话时看了看他们的存货,好童话不多,除此外基本上就是经典书籍,什么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爱丽丝,绿野仙踪……真可怜呀,世界上有那么多新书好书,中国的孩子却只守着那几本老书长大。政府口口声声说为孩子着想,动画却拍那么烂,对好童话也视而不见,我怀疑他们就是故意的。救救孩子!远离中国!

直到永远
等我们长大了,明白的事理多了,就不再象孩子那样看世界了。我们中很大一部分人已经写不出那样的文字问不出那些问题,能写的人呢,又多半俗事缠身,无暇它顾。想想挺可惜的,时光不再,我们不可能违反事物规律把那种心态和时间找巴回来了,所以只能读读童话,代入一下。虽然我常常以为自己没有过大众意义上的金色童年,但重新读起在图书馆里读过的童话,还是能感觉到,我曾用我的青春期恶补我的童年,而我的童年,就在这些可爱无比的小书里。纸上时光是永恒的,只要能读到卡尔松、洋葱头、姆民、小茉莉他们的故事,我就能重新回到那段读书的夏日时光:多舒服,盘腿坐在屋顶小平台上,浅浅的叶脉细密地罩在绿叶的夹层里,叶子们在头上、四周微摇,包围,轻托着我;阳光透过枝头班驳地洒在书上,就象开在纸上的一盏盏小灯。街上的人们看不见我,找不到我,也打扰不到我,在那一刻,他们是另一世界不存在的人,而我静静地与卡尔松在一起,直到永远。



  发表于  2006-08-13 02:53:15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Comments

都能让你写出如此肉麻的结尾了,看来卡尔松不简单…………
老阿飞 ()   发表于   2006-08-14 01:19:25  [回复]
最近更新


·【一块不知何处何时所归的蛋糕,迷茫的蛋糕】 ·【其宿命就是被人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