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太监的诞生 | 主页 | 这么多天不见,  >>
2- []   2006-06-17
Tag:

贰离开了,新的贰会不会再来还未可知。但在我眼中,贰确实是有点“无声无息踏入黑夜”的感觉。

盖棺定论说不上,阶段性总结该有吧。

与贰的初夜
第一次见到贰是04年的夏天,确切地说在8月4号。记得那晚,露天坐在五道口的成都小吃,不远处“火车就要开过来了……”的警告大约十分钟吼一次。东道主(出钱者)睚眦、贰、当天下午刚到北京的我,一起剥毛豆吃肉串喝啤酒。其间贰的一句话现在我还记得格外清楚:“睚眦在我们公司里是有钱的!”所以我一直的印象不是睚眦工资就多高多高,而是“贰可能很穷……”

有钱<->无钱 = 矛<->盾
后来贰果然沦落到几乎没有钱坐车回宿舍的地步,但那是因为当月已经仅剩20块钱,却还要拿出9块钱去吃一顿肉串的原因;另外一个人单身,却住了最大最贵最空旷的房间也是硕大的一笔支出。贰确实穷,但那是因为无钱还是无计划,就真的不好讲了……

可以说这种有始无终的热情贯穿在与贰的2年相处中,已成为最有代表性的特征。

鄙薄<->喜爱/吸引 = 组织/参与<->疏离 = 矛<->盾
贰会觉得对他人负有责任,甚至乐于主动承担责任(比如组织唱K,组织聚会,组织漫展涂鸦……)——“责任的委任”!某种快感产生。尽管贰投入并乐在其中,但贰自己知道,自己永远不可能真正融入到那一群体去,因为那一群体的稚嫩恰恰是贰鄙薄的;贰自我最深沉的内心世界,也无法向这一群体倾诉,那将显得分外可笑。

那一群体的特质(缺点)随着岁月的流逝、青春的不在将逐步改变。贰不会,贰会寻找新的新青年,继续组织的快感,资格的满足……

年轻的人们<->沉重的世界/滑稽的表面 =矛<->盾
青葱岁月渐渐消退,生命历程却尚未走到某个转折点。鲜活的生命力如此奔放,贰的目光无法移开,于是便转战一个个未开始便已失败的战局。从源头上说,这样沉重的内心世界注定无法由年轻的生命来负担,因为太重,也似乎太迂。贰是否认真考虑过大事,或者是否心甘于所干的“今朝有酒今朝醉,且把醉酒祝今朝”等一时快活,只有他本人知道。从方法上说,二八年华正正看到事物表象,深刻或披着轻浮外表的深刻,或干脆假深刻,是无法吸引住该群体的。尤其糟糕的是,那件外套还是小丑面具。因此怎样呢?因此“我们便一同酒肉吧!”“进一步?进一步没有了。”

总结,矛盾。

甚至于最后的离开,也矛盾得地道。没有考虑后事,没有考虑将来,没有明天地与今天决裂,看起来还是因为一直以来的矛盾行事而愤然决裂,不仅不悲壮,反而有些喜剧色彩。

矛<->盾 = 逃避
贰的一贯语式是:

“我有我的行事法则……”“哎呀,这个XX嘛,哈哈哈哈……(一边讽刺地笑一边走开)”“书要少读……”

而一贯的态度则是相通的:
问题出现,问题扩大,问题严重了,但问题……可以逃避。逃避等于不严重等于未扩大等于没发生。

拒绝问题的存在,拒绝矛盾的交锋,固守着内心的一小块黑暗,也是脆弱的力量之源,挥动着一对螯:“够了!停下步来!到此为止!我的世界只有我懂!”对方说:“不,看看这里,这里是问题的所在!”再踏进一步……寄居蟹搬起窝,跑了。

然而
然而,引用贰曾用来评论我的一句话还予他:“其实什么都明白,就是不那么做”。

不用多说了吧,贰子?

反省一直都在进行,苦果也一直在吃,什么时候吃完,什么时候改吃好果子,没有打算。反正逃避,逃得远远的,寄居蟹是最强大的生存方式,懦弱者理想的自我自然是一个殉道者,多么地悲壮啊!!然而在他人眼里,是多么地悲惨啊。

近报
贰之种种特殊,本应是一个茶余饭后非常好的谈论话题。可惜的是似乎大家觉得贰这个人没有任何可说的地方,自贰离开后,公司便似乎从来没有存在过贰这个人……贰为人其实不赖,但种种问题归结起来,居然还打不得到及格分。

贰,还不行动么???

那以后
与贰的“初夜”以后,一起在军博漫展上操劳过;后来ET成立,我转正;再后来一起住在回龙观,再后来贰就辞职了。概括起来是这么几句话,其实中间的故事很长——对贰,绝对更加的漫长:本世纪初的热血应聘,到06年的离去,如果说这是一段故事的话,贰是其中当仁不让的主角——副主角很多,而我绝对不是;我是这段故事组成部分中的一小块的组成部分,小配角。然而正因如此,我试着用最客观的眼光去分析贰的问题。在相处的共同的日子里(听上去有点恶心,但其实就是这样)相对贰这个特例,逐渐了解,探究,剖析……结论。如果这些结论换来的是贰惯用的讽刺式干笑和不以为然,还真有点浪费了我俩小时的敲字儿。幡然醒悟说不上,先恼一恼也好。

希望挑起责任的重担来,不要再逃避。考虑考虑将来,反省反省不可控的行事方式,正面矛盾,勇敢交锋。大老爷们人穷志不短,站直了头顶一片天。

希望在将来的路上,能够真的走好。阳光将绝对公平地打在每个人的身上,贰也不例外。

PS:真要做漫画,不如写脚本吧。



  发表于  2006-06-17 19:01:21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Comments

其实分析得挺贴切的...

所以仍旧我行我素中...
()   发表于   2006-06-27 14:25:37  [回复]

有时候觉得深入了解一个人是那么困难的事,每个人在其他人眼中也都不同。我基本拒绝分析人,就象你说的:因为太重。
2+11 ()   发表于   2006-06-19 11:02:15  [回复]

或许,嬉笑些与他打趣地告别,会比较好哦……还有,那天我可没有特意要做东道主,只是……我也觉得……贰太穷了……
睚眦 ()   发表于   2006-06-19 09:53:12  [回复]
最近更新


·【一块不知何处何时所归的蛋糕,迷茫的蛋糕】 ·【其宿命就是被人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