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怪的天气 | 主页 | 近日来  >>
最近北京深度雾霾- []   2014-02-23
Tag:

11号那天晚上,因为大门没关好,死猪跑出门去了。直到8天以后,楼门口有好心人贴了一张提醒,我们才从6楼的楼道里找到了又脏又瘦的它。我们也曾上下扫楼,连地库都去了,始终没找到,也许那时它藏到哪里去了(这段时间一定有好心人送它吃的,要不撑不了8天)。我心中确定它无法跑出楼道,除非从地库出去。这么大这么脏,也不会有人收养它。

猪丢失的日子里,我似乎不特别难过。我也不知是因为一直有能找到的希望,还是因为认为这是它自己的选择,还是因为心里没有反应过来,回避了。

不管怎么说,找到了就好。看见它吃了喝了之后,马上就给它洗了澡,用海飞丝。

臭鼻涕虫一样的猫,回来还是那么粘。这趟说走就走的旅行,减肥成果倒是很明显,其它的,在它心中又留下了些啥呢?

看了冰雪奇缘,第一遍是跟昆儿一起看的,看得鸡皮疙瘩乱起,大骂烂片。但是周围几乎所有人都说好,还有很多姑娘看哭了……我开始深深地怀疑自己错了,于是盔子回来以后,我和她又去看了一次,结果盔子也看哭了。我只好确定是自己的问题。

最后的总结就是,因为我心中的噪音太大了,夸大了对事物的偏见,影响了客观评价。
所以人就是很容易搞不懂真实的自己啊。

年后要离职的人很多,每个即将离职的人,我都深聊了一番。不为别的,只为帮助这些曾为同事的人认识自己,从旁观者的角度提供一些观点和建议。希望大家将来有更好的生活和事业。

我也还不够了解自己。

盔子的助手杨雪来了。工作室也找好,租好了,很顺利,连中介费都没要,是家附近报刊亭的老板出租的房子。昨天去宜家买了桌椅,装好,不两天昆儿和杨雪就要搬进去,盔子也就开始正式去“办公室”上班了。


  发表于  2014-02-23 16:05:39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Comments
最近更新


·【一块不知何处何时所归的蛋糕,迷茫的蛋糕】 ·【其宿命就是被人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