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读书笔记 | 主页 | 重度流行感冒  >>
近况- []   2013-04-03
Tag:

小星星从非洲飞回北京驻足数日,今儿难得的原rakoo一帮人在西直门麻辣诱惑重聚,有金总,小白,小白杨,小星星,天颖,东育。大家各司其职:

金总最后到场,发布他快当爹了这样震撼的消息,其次,重点介绍他的唐卡生意以及去尼泊尔进货的事儿;东育分享了他摇了多年还是没摇上号儿,以及公司年会有50%中奖率,却硬是没中奖的事实;天颖主要负责讲老年人生养儿女的话题以及冷笑话;小星星主要负责为冷笑话捧场发笑;小白杨主要负责接送小星星;小白主要是买单,虽然最后大家还是A了。我主要是为点菜造成困难——因为大家已经忘记我吃素了。给大家看了我最近速写本上的练习,最后请大家在这个难得相聚的日里签名留念。

这帮人能聚齐,及其不容易,而离开这么久还能当天一个电话就又凑到一起,感觉跟当年一样,感情没有变淡,这就更不容易。想想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大家不是一类型的人,但是聚在一起,话怎么就这么多呢?也许因为有那段共同打拼的历史––在那段时期,相互依靠,相互扶持,苦中作乐,对彼此的人品足够欣赏和认同,这种信任感一直延续到今天。

小星星送了大家礼物,给我的是一本算是绘本的书,内容是坦萨尼亚当地的建筑速写。

今天稻草来我家了,据说远小盆友特别粘这位嫩帅嫩帅的干爹,一个劲往他身上爬,不好意思地偷看他,还差点心甘情愿地被干爹抱走。这么小就这么好色?好吧,老爹我也挺喜欢欣赏美女的,不能只许当爹的放火,不许女儿点灯吧?谁叫咱们身上有审美细胞呢?不过将来咱们还是得能欣赏不同类型的美,比如你昆儿干爹那样的黑大胖,呃……另外我怀疑远小盆友的色感会有问题,快两岁了,还搞不清楚颜色的区分!一问颜色,指这个也说是白色,那个也说是白色……



  发表于  2013-04-03 01:05:00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Comments
最近更新


·【一块不知何处何时所归的蛋糕,迷茫的蛋糕】 ·【其宿命就是被人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