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P | 主页 | 除了争执  >>
总结一下- []   2006-04-03
Tag:

《愚人节巨献——是谁愚弄了咱中国人?》
天平一端过重,另一端必定得补上平衡,所以我们喜欢负面新闻甚至恶意诋毁,讨厌正面报道。不论正负,只有具备更清醒更客观看法的人,才能真自信。

一十三的东西
什么东西,只要你获得了一个,就意味着同时拥有了三十个之众呢?

我们最近就得到了这么样东西。

厨房里出现了,

小强。

呜啦啦!到夏天就会出现乌黑油亮硕大长须的小强们扑腾飞翔的壮丽场面了!

朋友们
就是这样的,她的朋友变成了我的,继而我的也变成了她的……我们都爱我们的旧朋友,也喜欢我们的新朋友。

以我的第六感发誓,总觉得女性话题很恐怖,虽然并不知道她们具体谈了些什么……好吧,任何一对人在一起,都会有太多令人津津乐道的故事……女性话题,都很正常……

梦里人
我们买到了:第一、三、四、五集。

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对漫画产品不重视-不科学的归类和不科学的销售-买不到齐全的产品-销量不好-对漫画产品加倍不重视。

西单图书大厦真狗屎。

不怪人家,这是由更高层次的恶性循环决定的。国家不过尽义务对动漫产业(尤其漫画)扶贫,并非因为它的必要,提不到文化层次,更不可能治本。落实到操作上,如阿狗所说:

1发行量低——作品没人看——没有足够热情的读者回馈——作者创作状态低迷——作品质量差
2发行量低——作品没人看——没有足够热情的读者回馈——编辑只能发表一家之言——作者认为编辑的意见缺乏足够的说服力——作者沉迷于自我欣赏——作品缺乏新意
3发行量低——没有人知道你的杂志和作品——读者认为中国漫画都是垃圾——没有人有兴趣去看国内作品
4杂志生存成问题——国内从业人员越来越少——竞争越来越不激烈——作者抱着得过且过的态度创作——作品质量越来越低
5没有人知道你的杂志和作品——其他行业媒体对国产漫画的兴趣也渐渐消失——你只能靠自己的杂志来宣传自己——知道你的人越来越少

如果十年前我们已经有这样的能力和经验和地位,我相信我们那个时候可以只靠做杂志把漫画做起来,但是现在已经太晚了。除了钱没有其他方法可以挽回我们失去的市场和商机。

今天跟盔聊起漫画的发展,也很奇怪十年前那样大好的黄金时期,为何竟轻易丢失发展机会?是否计划经济下的市场行为,导致杂志社的利润都流到了渠道商手里,没有赚到足够的资金以支撑这个行业的发展?总而言之到现在的阶段,我觉得连钱也无法挽回市场和商机,只能靠作者自身成长和有责任心的商人两两合作,视机而动了。

至少目前我能够把握在手里的,还有手里的一份具体工作,并且一步步朝那个目标走去。不好高骛远,脚踏实地,不依赖他人,动画还是可以发展的。

博客第一书
看到老徐的书了。翻了翻,还真是没营养啊。可惜这个首要地位被她占据了,我宁愿是潘石屹。

萨克斯管老头
我很少贴人物照,因为我尊重人权(MAYBE)……事实上,这个老人绝对不象我们所见的那样诗情画意,我可以想象丐帮给他划了富饶的地盘(西单大厦这个地段绝对肥得流油),因此他每天都带齐行头,穿上工作服来此上班。由于第二法则的照顾,这份工作相当稳定,干得也很开心……他留出想象的空间使路人自我感动,投出神圣的五毛一块钱。或许正因如此,丐帮派了他驻守此地,以最大限度地榨取同情价值——这种乞讨可比地铁里的卡拉OK高级多了。

因为他做了我的模特,区区2块钱是他应得的,何况,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剥削了他……

投入“报酬”的时候,他停止吹奏,点了下头以示感谢。

我感到不快。原来除了“人们”,就连我,也给他赋予了过多的意义。

失恋的电话
居然接到那啥的电话,此次的内容与往常不同的是程度更深:失恋。坚持到电话费打完。言语没有用,同情也并不使人轻松,只是尽老朋友的义务罢了。真正要解脱也只能靠自己。

服务,还是教育?
摸着石头过河,也走到了升级的门槛。还是坚持服务吧,但任何一门服务都是有所框定的,假如失去了自己的标准和坚持,消费者要什么便给,那么就失去了特色和长远策略。一方面是“喜欢有不喜欢用”,一方面是“指导他们吧,他们所想学的,他们不知道”。



  发表于  2006-04-03 23:56:15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Comments
最近更新


·【一块不知何处何时所归的蛋糕,迷茫的蛋糕】 ·【其宿命就是被人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