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彪悍者无畏,无赖者无敌 | 主页 | 盘问  >>
革命总是会干出些极端的事来- []   2006-03-15
Tag:

革命总是会干出些极端的事来
为什么这样说呢?从罗胖子的例子可见,颇有痛打落水狗的意味(韩寒倒还好,许是入了车坛淡出“文坛”,居然相对豁达)。这样一群具有独立思维能力的人对意识形态上惯居高位的虚伪人群展开的、意在争夺话语权的革命战争中,出现一些类似鲁迅作风的事迹就见惯不惊了。我们,作为观众的一员,当然要为我们一方——独立思维能力——的大将——摇旗呐喊助威,其原因不言自明。

这件事上,我和盔的分歧在于,我认为张亚哲还是有点可怜的,盔认为完全不值得同情,一竿子打死一大片这类逼人是正道。

明信片
前天收到了灯灯儿妹的明信片,内容是已到丽江,有王小6及赵胖子做伴陪同;昨天看她BLOG,写到已离开丽江。

旅行可是难逢的放下一切洗涤心灵的机会,我觉得不妨作为一场奢侈的修行来看待。如果感触仅仅是“我来啦~我又走啦~”,那可真是“打你呀笨蛋打你呀笨蛋”。

区区四十分钟
死猪就不完整了。整个手术过程无须多说……

然后,然后就阉了,肯定没有问过小白本尊。我是这样问阿潘的。
“你疯啦,怎么问啊?”阿潘嗔着。
够狠!真够狠!换作是我,立场倒过来想,一堆母狗,问都不问我,就把我架到医院,只因为我得了性病,还害怕我乱生一堆,就把我给阉了,那……我一定活不下去了

在宠物医院里我时时想到陈升写到关于流浪狗小白的这段文字。

我想,无论怎么申辩,给猫做绝育这回事,始终都是自私的,何况死猪连自慰都无有过……

因为有些自责,我和盔都决定这两日要对它好些,并且特意喂它妙鲜包。听着死猪手术后居然立刻就变声调的叫声,心里总有些不是滋味。



  发表于  2006-03-15 20:39:08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Comments

很快,它就无别的盼头,只是追求吃喝发胖了,

你要对它好点呦~~
()   发表于   2006-03-16 00:33:34  [回复]
最近更新


·【一块不知何处何时所归的蛋糕,迷茫的蛋糕】 ·【其宿命就是被人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