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狗和花的故事 | 主页 | 不知是什么  >>
双龙- []   2006-01-08
Tag:

http://absolutenessso.blogbus.com/files/1136738407.jpg跟盔从北面回龙观,约同小河仔、蚊子、耗子,GR,去了东南方向(真遥远!)的双龙“城南交易市场”来着。本以为与回龙观的“城北交易市场”既然名儿相似,则买卖内容及格局也该差不离,谁知竟几乎两码事!有便宜到死的做工到款式都不错的各式衣裤,有的还是看上去并非仿冒的响当当大牌!盔说有时候货轮出了事故导致货物只剩一半不够数量交单,只好在码头按斤出卖——既然是学经济出身的行家,姑且相信吧。最神奇的是“破烂一条街”,从精密的显微镜、完全叫不出名的旧仪器(看似相当煞有其事但毫无用处),到整袋的千纸鹤、单个的红双喜乒乓球、砸得凹凸不平的锅盖且仅有锅盖、小拇指大坨的锈铜丝,30元一个还包运送(用单车?!)的圈椅,一律痕迹班驳显露出岁月的流逝,总之那些东西完全就是每个家庭都有一点的装在塑料篮子里被遗忘在某个堆满灰尘的角落上个世纪的破旧用品,你完全可以相信它们摆在那里即使再过一个世纪也绝对卖不出去,因为太过时太零碎也太诡异了些。但走在那条街上是一种混合着妥帖温暖的怀旧情绪的享受和冒险,下次再去玩吧。

当然我们出乎意料的也买了东西。盔买了一件10元的无袖毛衣,我则买了一件T恤。至于小河仔和蚊子就不说了,大包小包。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没有控制得住”,简直是呼喊着“太划算了太划算了”一头栽进便宜衣服的海洋无法自拔直到收市。

后来,在落日的余辉中,出现了一个踩着滑板的少年向欧巴桑问路的情景,相当感人。这个少年就是小河仔。之所以出现这个句子是因为我当时心血来潮发誓要将它写出来;仔细一想,可能更因为小河仔用不多的刚领到的工薪请诸人吃羊杂又邀我们去他家玩耍。然而我们还有安排,所以在寒风中等了半个多小时,戏弄过N条路过的臭狗后,分道扬镳各自回家——其时清鼻涕长流久矣,上车扑入暖气的怀抱,有置死地而“复”生的感觉。看嘛,幸福就是靠对比的。

照片是等车时聊赖中拍的。小河仔的双手,托起蚊子买的小熊。效果都很亮丽。后来我DIY的小熊AV姿势版就不如这张摆得正。小河仔不愧为人间靓仔!可见一斑。

SUSHI无书。回家后18号楼乐队在继续狂呼猛号……人如何能忍受重复呢?想起从水昆兽处看到的一句话,大意是:一群人的狂欢是每个人的寂寞。曾经讨厌刀郎,现在我挺烦后街,正如因为我每次唱K都点陈升而使有的人对他产生偏见一般。错的不在歌也不是歌手,而是实施重复强奸的人。

另外,想起那日应对“跑的太远”作的补充:除了已写过的部分,还包括言语的苍白使之局限。有些太过细微的想法可以当面交流权当扯淡,但用文字表现则显得过于严肃庄重,以至于可笑。这也是造成无话可说的奇怪局面原因之一吧。



  发表于  2006-01-08 22:05:08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Comments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叫嚷!
SUNNY3333 ()   发表于   2006-01-09 12:47:15  [回复]
最近更新


·【一块不知何处何时所归的蛋糕,迷茫的蛋糕】 ·【其宿命就是被人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