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斯基摩小屋啊 | 主页 | 天空,向上望  >>
旁观者与当事人- []   2005-12-09
Tag:

K藏的事,矛盾积累到一个临界点,总会爆发,而其后果是事情必须不留情面地往毁灭趋势一边倒。理论上这可算最不良性的结果,但谁也说不准。一句值得回味的话是,有问题总要解决。既然一直闷头不语,则当然不能构成交流;何况不能在沉默中消亡,那么就在沉默中爆发——简直理所当然,解决问题的另一手法嘛。然而我是决定再不理会了:如果你坚定了一个方向,那就毫不犹豫地去做,快去。比如撕破脸皮,到这地步,横竖是摔,破罐子破摔总会发出些声响,构成某种新的趋势,反正也不是什么一辈子的事,在我看来,不过是意气用事的争吵罢了,面子和自尊成分也并非无有。客观看来,大家从来没有走到“亲人”的地步,遑及于“同学”,不过是“同志”,因此就算此后老死不相往来、相互诅咒一生也不打紧。虽然格子与格子之间的界限相当模糊——比如在各种不同方面会相应渗透和收缩——但格子是客观存在的。比如,“同志”之间在情感上完全可以排除产生爱情的成分——我暗地里也否定K藏的爱情。那么,爱情应该是怎样呢?我想它应该是真切的,深沉的,毫不做作的,彼此的。至于是自私还是利她的,鄙人拿不准,从载体的角度出发,它应该属于后者;从主观的角度出发,它又应该属于前者……因此会构成许多矛盾的举动……或许,各人有各人的爱情,没有绝对。

上线还是被逮到了。虽然我实在没有什么精力再去过问别人的事,然而心软食言了,问了问他准备有什么实际行动?看到回答失望死了,几乎脱口而出责骂“懦弱”——但我想了想,不产生效果的话说它干什么呢?不如匿了吧。上次谈话分许多方面,最后我还习惯性地按讲课的方式列出了重点……很好,虫老师或夏同学的谈话又一次打了水漂,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我还是独善其身吧。



  发表于  2005-12-09 01:13:05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Comments
最近更新


·【一块不知何处何时所归的蛋糕,迷茫的蛋糕】 ·【其宿命就是被人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