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冬日之美 | 主页 | 恶棍的新日志  >>
铜镜映无邪扎马尾- []   2005-12-05
Tag:

《发如雪》还真好听。

今天开始不骑自行车了,风很大。橘红色折叠自行车上的XS将消失一段时间,尽管出发点颇为矛盾,但,一行人热热闹闹走去地铁站,还好还好。

某些问题的解决方案,一是催眠,二则是由头到尾深入骨髓的剖析。催眠,比如有人对你说“啊,你很坚强”,自己也对自己说“是,我很坚强”,渐渐地,你就真的变坚强了。而剖析,则是在感性问题层面遇到瓶颈时,用纯理性去破坏任何一丝理智以外的情感因素,诸如K藏那样的失落滞留心理。要知道,很多事情经不起冰冷地推敲过程,那由皮到骨分外残忍的钻心疼痛将原有安乐宁静的事物摧残殆尽并肢解摆上台面。硬要比喻的话,催眠好比改革,剖析好比战争。至于遗忘,永远都只是一个美丽的自我欺骗,逃开了意识,沉沦在潜意识,实质上更加恶化。

遗憾的是,我们往往首先选择遗忘,停留在这里止步不前,同时对自己耍一些小花招诱惑自己回忆和希望;其次,在这一阶段也会不间断地自我催眠;只有到催眠一定程度,我们才鼓起勇气开始剖析。是的,这绝对是主观肯首与否才能继续进行的工作,人,是脆弱的。



  发表于  2005-12-05 21:12:04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Comments
最近更新


·【一块不知何处何时所归的蛋糕,迷茫的蛋糕】 ·【其宿命就是被人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