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志尚需努力 | 主页 | 07年过去了,我也很想念它  >>
喜宴- []   2007-12-26
Tag:

周日就是小沁大喜的日子了!

坐了1个多钟头的车才到密云。因为酒店坐落在城市外围,不远处就是辽阔的防风林带,所以格外寒冷。婚礼所费时间是我们当初的三到五倍。先是父亲携女儿走红地毯,交到新郎手中,然后是新娘新郎互赠礼品,说感言;丝带拔河之后是短暂的休息时间,放段小小的视频,见证两人的成长史;接下来第二场仪式,新人换过衣服,对唱情歌;父母致辞,领导致辞,男女双方代表致辞,酒店经理致辞……请朋友上台玩问答游戏……这些都还是表面看到的,我们客人没直接看到的一些过程还有不少。比如说,中国这么大,南北习俗差别很大。在我们南方,结婚吃个饭,就差不多了;也要拜亲戚什么的,不过是走走最亲近的直系,况且并不正式。但是YX家是北方人,家族观念重,50多个亲戚,一个个地认,要叫。现在时代不一样,还放松一些了,体谅新人劳累,是人家过来,不象以前,还得去人家家里拜。

新人自然要敬酒。有的桌很容易应付,比如老辈人,或者关系特别亲近的朋友,或者完全不认识的;但如果遇上关系不是特别近的人(比点头之交熟一些,比朋友疏远一些),就要小心挨整了。我们结婚的时候这种人少,对付过去了;小沁她们被整,我们可是眼睁睁地看着的。说来这闹婚礼、闹洞房,可是中国传统的劣根性的表现。

今天晚上看了李安的《喜宴》,很棒的片子。婚宴上,那帮客人在大厅里折腾,挤倒柱子,大声喧闹,还不无自豪地说:“我们这是中西结合,有什么用什么”“我们要把这一传统发扬光大,流传海外”。闹洞房的时候,一帮人在新房里抽烟打麻将,听说新人在被窝里被迫把衣服一件件脱掉扔出来,什么牌也顾不上了,忙不迭挤去围观,里三层外三层。直到确定所有内衣都扔出来之后,才心满意足地一窝蜂离开。关于其劣根性,李安有非常直露的描写:老外看着这帮中国人丑态毕露,不无困惑地说:“我一直以为中国人都是沉默温顺的数学天才。”李安客串了一个客人,从后面探出头来插话说:“你们正看到五千年性压抑的爆发。”

回到现实的喜宴中来。就在去酒店的路上,我们留意到有个路牌,上写“南山滑雪场,7公里”。宴会结束不过中午1点过,时间还早。一问同桌的(基本上都是盔的大学同学),没一个滑过雪的,于是一帮人相约“同去同去”。简短截说,大约2点半的样子,我们人就在滑雪场里边了。请教练还得花300块钱,没有必要。没有人教,我们就自己学。我学得最快,除了刚套上滑雪板时不会走路,摔了两交之外,后面硬是一个跟斗都没翻,从高坡滑下来第三趟的时候,已经会减速、拐弯了。盔次之,摔了一些儿,后来还是掌握要领了;ZLP再次之。最惨的是B姐和L哥,摔得鼻青脸肿(主要指精神上),最后选择了放弃,抱着板子回休息室等我们。

本来以为周日这一天会很累,没想到居然去滑了雪。很轻松,空气好,又运动了,山上的风景还很美。很有趣,下次再去!



  发表于  2007-12-26 22:28:51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Comments

培训班的一同学说他们闹的时候连新娘的衣服都要扒 感觉很扯 = =
稻草 ()   发表于   2008-01-15 12:53:17  [回复]
最近更新


·【一块不知何处何时所归的蛋糕,迷茫的蛋糕】 ·【其宿命就是被人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