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流感击倒了 | 主页 | 给古帮主的贺图  >>
些些儿- []   2007-11-21
Tag:

首先是想到了麻将
以前我姐问我说,要不要跟她学麻将。我说,大爷没兴趣,不学——现在想来,大概是受幼时学校赌博教育影响比较深,对麻将印象相当糟糕;而我本人真是相当讨厌打麻将的不健康状态,搓起来又吵人。我姐说,将来大了,跟朋友们反正都是要玩的,不如现在就学。

结果我没有学。

然后家里开游戏厅,有一张PS碟,是我爸进的打麻将脱衣服的游戏(故意进的还是不小心进错了我说不好,因为是卡通的,他不喜欢,也不敢拿出来给客人玩)。

然而我还是没有学——即使受了如此诱惑。我倒是会看着我姐玩——我还记得从来没玩出过露点的画面,现在想来,估计是游戏的限制级数不够。

所以直到现在我也不会打麻将。好了,这是个很好的借口,如果有人打麻将三缺一,我可以摆出一付很无辜的样子叹口气,说,我不会呀。因为我很真诚,没有撒谎,所以相信也很感人。

然而这种机会到目前为止还近似于无。为什么呢?想来想去,跟朋友圈有关系。爱打牌的人之间是有某些性格特征互相吸引的,我姐之所以最终学会了麻将,是因为她本身就是会打麻将的性格,换言之这是她的“命”;我不打麻将,而且周围的朋友都不打麻将,媳妇也不打,媳妇的朋友圈子也不打,这是因为我们的择友标准里隐含着这么一条。朋友之间娱乐是很重要的,玩不到一起,就谈不到一起,谈不到一起,更别提做朋友了。而假如不打麻将的人与赌棍做了朋友,一定有什么特殊的原因。

不打麻将的人好静,顾及他人,娱乐生活也比较注重精神层次,交友注重内在的契合。总结了一下,大约有这些特点吧。

思乡情
可能因为景象萧瑟,又有一点感冒迹象,盔近来真是很想念成都,也很想念我岳母大人,还想念岳母大人烧的饭菜。我很能理解,成都的家真是个好地方,通畅,连风都是有灵性的。但我对我家乡却不那么想念,无论江津或是重庆。

其实,江津是有不少回忆的,但怪就怪在我的成长史,就是家乡的拆旧布新史。8岁时走过的田坎路,10岁时就填成水泥路了;12岁串小朋友的门,14岁时整条街都拆了;18岁去山上野炊,22岁回来,岩洞旁居然起了2层楼,还修了乌七八糟的路和扶手。家乡人这样对待我的家乡,我对家乡自然也爱不起来——怎么就养出了这样的人来?

再说学校。很奇怪,从小到大我进的班级几乎都是不团结的,勾心斗角。只有高一那个班,大家很和睦;正要爱起来吧,高二分班了。初、高中两次毕业,都是从考场里出来就散了的,没有一个人想要出来组织组织聚个会,煽煽情。好在还有几个胖子,高中有画室一帮朋友,大学里也有几个象样的兄弟,不然还象什么青春哟,哟,哟,哟。

咳嗽的表情动画
我发现了让咳嗽真实起来的诀窍(至少是之一吧)。昨天嗓子有点痒,咳了两声,正好在浴室镜子前。发现每咳嗽的时候,鼻孔会张大。另外,舌头是伸着在口腔内的,脖子会变粗。最好的老师就是自己。

今天
今天不发烧了,就是头痛。



  发表于  2007-11-21 21:37:25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Comments

从送兄,哈屁北儿丝得!!!!
asura ()   发表于   2007-11-30 17:05:14  [回复]

……我看成麻瓜了
霞石 ()   发表于   2007-11-22 23:57:05  [回复]

我也不会打麻将,并且丝毫学的意思都没有~~我想大概是我们这样的家伙可以在生活中找到别的更有乐趣的事情~~~并且害怕麻将会瓜分我们去做那些有趣事情的精力时间~~
川肉 ()   发表于   2007-11-22 01:28:25  [回复]
最近更新


·【一块不知何处何时所归的蛋糕,迷茫的蛋糕】 ·【其宿命就是被人吃掉】